08

“很漂亮,是吗?”精灵疲惫地笑了笑,“这样‘归乡者’们总算回到家了吧……”

话音未落,他就失去了平衡向地面倒去。骑士一把捞住他,脸都吓得白了。

“艾伦?!”他想都没想就去解精灵的衣扣,试图确认天使之印的情况。

“等一下,凯因。”精灵软弱地挣扎着,试图阻止他的举动,“不是,我没事,真的。”

“在‘没事’这点上你没信用了,”骑士恼怒地说道,“这次是不是又有什么瞒着我们的东西?小型恶魔?嗯?”

“不,这真的是个意外,否则我也不会……等等,你这样……不太好……”

“我好得很,你这样才叫不太好。”

“我是说……”精灵抓住他的手腕,视线往旁边飘了过去。

骑士顺着他的眼神示意看过去,是他的两位前同僚。一位红着脸侧过去装作什么也没看见的样子,另外一位则板着脸,看见他回头,立刻翻了个白眼。

“你确实不怎么适合当个圣殿骑士。”她冷冷地说道。

骑士莫名其妙地又顺着她的眼神看了回来,脑袋轰地一下炸了。

精灵满脸纠结地靠在他怀里,一只手挡着他,另一只手抓着被他扯开的领口,看起来活脱脱一个非礼未遂现场。

“不是……”骑士慌乱地解释道,“那个……他们都知道的……”

朱利安张了张嘴刚想帮忙,谢利已经淡定地落井下石,“对对,我们知道。就是麻烦你在公共场合收敛点,等回了营地再看不行吗?”

“我们先走了。”艾芙妮说道,“现在已经安全了吧?”

“是的。”发出声音的是奈尔,他的脸色并不太好,但表现得远比刚才要热情得多,“谢谢你们。”

艾芙妮和尤米走得飞快,丢下军团的成员在原地面面相觑。骑士此时尴尬得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但又担心精灵的状况不敢放手,只能一边语无伦次地道歉,一边把他护得更紧了。

奈尔向他们走了过来,轻轻碰了一下骑士手肘上的伤。骑士顿时感觉到一股温暖的魔法能量水流一样地裹住了皮肤。血迅速地止住了,伤口也不再疼了。

“抱歉,刚刚怀疑了你们。起因都是我的判断失误,请让我尽可能地补偿吧。”

他在骑士的面前半蹲下来,握住精灵的手,闭上眼睛,很长一段时间才睁开来。

“确实没有什么严重的伤。但是,你脱离自己的部族太久了,精灵。缺乏祭司维护的魔法武器使用起来会更吃力,尤其是你本身也并不长于此……你本不应该帮助我的,这对你来说过于勉强了。”

“虽然不能说小事一桩,”精灵笑了笑,“但只要结果还算不错,我认为没有什么不应该的。”

“无论如何,当务之急是休息,”奈尔叹了口气,“你们的营地就在附近吧?”

骑士点了点头,还想说什么,一行人已经平缓地腾空而起。周围的植物纷纷为他们让出路来,不到一分钟他们已经“走”完了来时走了半个多小时的路,返回到了精灵画下标记的地方。

“噢,”奈尔带着几分尴尬,看着那个标记,“你们的主力法师也是精灵?所以你才带了人类来……我该取消掉这个警告魔法的。”

“你是应该,”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可给我添了不少麻烦——盖亚之子,是吗?”

是雷欧。他看起来不太高兴地盯着奈尔,“我的病人——一位半精灵小姑娘——对你的警告非常敏感,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盖亚之子沉默地看了他一阵,并没有因为他冒犯的语调而生气,反而微笑起来。

“赫洛斯的……牧师,是吗?谢谢你照顾我的族裔,我可以去看看她吗?”

他忽然直呼光明神的名字让骑士吓了一跳,然后才反应过来这对神裔来说再正常不过了。

“来吧,”牧师歪了歪头,“我想她也会很高兴的。”

“……小姑娘。”骑士喃喃说道,“是指罗文娜吗?”

“当然,”精灵看着他的表情,不由得一笑,从他怀里撑起身来,“好了走吧,我想我们都该休息一下了。”

骑士想起刚刚的场面,没敢再去搂他,小心翼翼地跟在精灵身后进了帐篷。

“所以,雷欧说的事,到底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奈尔可能曾经是罗文娜母亲部落的守护神。”精灵回答道,“还记得在灵界的时候她所用的植物魔法吗?”

“确实很像,”骑士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你也说过,深色头发是北方精灵的标志。原来每个精灵部落都有自己的盖亚之子?”

“通常来说,较大的精灵部落都会有。部落的祭司就相当于是盖亚之子的牧师。”精灵点点头,“怎么,好奇光明神以外的其他众神的故事?”

“有一点,”骑士回答,“但你该睡了。等你醒了我再来请教吧,老师。”

他熄掉了灯,在黑暗里安静地守着,直到精灵的呼吸变得平稳,才蹑手蹑脚地离开了帐篷。

确切地说,他想知道的并不是众神的“故事”,而是别的东西。

伤员帐篷还亮着灯,里面传来隐隐约约的交谈声。骑士在门口的风铃上轻轻敲了一下,然后掀开了帷幕。罗文娜、雷欧和奈尔正相对而坐。

“哟,目击者。”牧师向他挥挥手,“你来得正好,我们正在讨论究竟发生了什么,你来发表下高见?”

“我看起来像是知道的样子吗?”骑士叹了口气,“好吧,那看起来像是……先在特定的地方设下陷阱,假如被破坏,就会立刻触发第二个陷阱的连环套。但第一个陷阱已经很隐秘了,他们怎么知道一定会有人试图拆解呢?”

“凯因和我想的差不多。”罗文娜回答道,“他们不需要知道,结果都是一样的。如果没有破坏那个陷阱的话,奈尔会逐渐虚弱下去,一直到他无法保护森林,然后恶魔一样会降临。”

“最大的问题是,”她补充道,“第一个陷阱是如何被毫无察觉地设置下的。”

骑士看了一眼盖亚之子,后者有些委屈地回瞪着他。

“说过了,我当然不可能允许有人在我的森林里设下这样的东西!”

“更大的可能是,”牧师想了想,“那东西来得比你早。它在你诞生之前就存在了,只是一直没有激活而已。”

“你是说,那个东西有好几千年了?”

“好几千年,甚至上万年。那不是什么陷阱,而就是‘门’本身。它是连通两界的,因此要激活并不需要经过你的森林,只需要‘另一端’有谁想通过就行。也就是说,奈尔甚至根本不是目标,他只是恰好生活在这里而受害了而已。”

“但是……那些小生物?那个精灵——我是说艾伦——说的‘归乡者’,又扮演了什么角色?”

“这个猜想有点不够浪漫,”牧师沉默了一阵,“‘归乡者’这个物种,本身就是为了维护‘门’而被造出来的。它们被困在附近,帮助吸取周围的能量来维持系统运转。在有无关者试图干扰运作的时候,它们会制造出幻象来阻止。”

“但幻象能阻止什么?”法师反驳道,“普通人也就罢了,任何一个施法者都能理解其原理然后轻松解除掉它吧。”

“对,”牧师笑了笑,“但是,罗文娜,在很久之前,魔法是神的恩赐,对于施法者,幻象是不可违抗的神谕。”

“你是说——”

“对,在灵界和我们的世界彻底被隔开之前,有‘谁’预料到了这点,并想方设法在这里设下了连通的‘门’。他——暂且称为他吧——拥有公认最为强大的魔法能力,以及雕琢生物的技巧。在因为杀死亲姊妹盖亚而被剥夺头衔之前,他被称为‘魔法、工匠与艺术之神’,以及——”

“——夜与黑暗之神。”法师帮他补完了这句话,“你是说,这一切都是努克西的布置。”

“但是,”盖亚之子迟疑了一下,“那个‘门’虽然稳定,却太小了。像我们今天遇到的那种等级的恶魔,根本无法通过才对。那么打开‘门’还有意义吗?”

“在最近的几百年间,似乎有不止一处‘门’被激活了。”骑士想了想,“有些可能已经朽坏了,就像艾伦说他之前解决掉的那个。但也有些像这次这个一样完好无损。这更像是——”

“——演习。”雷欧和罗文娜异口同声地回答道。

“——在正式地把偷到手的龙晶用掉之前。”

“——就像他们之前搞的那些鬼把戏一样。”

“现在知道为什么这么这帮家伙这么肆无忌惮了,”牧师一拍桌子,“他们有个神在背后撑腰啊!”

“但现在我们也有一个了。”法师抿嘴一笑。

顿时,室内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奈尔身上。之前十分冷淡又傲气的他看起来竟然有些不好意思。

“我的力量不能覆盖这片森林以外的地方,”他认真地回答道,“但你们随时可以回来休息和补给,努克西的耳目爪牙无法伸到这里。”

“人类也没关系吗?”骑士笑了笑,问道。

“有勇气对抗努克西的英雄,永远是我的座上宾。”奈尔低下头来,“我还需要单独对你道歉,凯因·弗兰克。希望你能接受我的补偿。”

“不不,我就是开个玩笑。”这下轮到骑士尴尬了,他有点慌乱地摇了摇手,“没有什么好补偿的。”

“但是,”盖亚之子看着他,“你有问题想问我,是吗?这是你来这里的目的。”

“我……”骑士看了一眼周围,迟疑了一下。

“知道你不好意思当着我们的面问,”牧师懒洋洋地下了逐客令,“快去吧,我保证不偷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