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确切地说,是野生的神。”精灵笑了笑,开始往第一个红色标记处走去。骑士默不作声地跟着他,看起来甚至比他或者奈尔还要紧张得多。

“准备好了吗?”在确认了所有人的位置之后,精灵问道。

盖亚之子无声地点了点头。紧接着,所有人都多少感受到了变化:温度正在急剧下降,不只是因为夜幕的降临,还有森林守护者魔法力量的消失。然后,伴随着夕阳的最后一丝余晖消失在枝叶之间,周围的空气变得不安起来。从各个角落里,异常的风流动着,带起地上的落叶旋转着飞起,然后消失在空中,就像从未存在过一样。

精灵深吸了一口气,半跪下来,将手中的武器举起,用尽全身力气刺入地面。

触感如同扎在稻草上一样虚无,精灵却看见手中的武器开始变色,与皮肤接触的地方发出轻微的嗞嗞声,传来的刺痛也犹如握住烧红的烙铁一样。

是来自于与金焰战斗中的记忆吧。精灵苦笑了一下,反而将武器握得更紧了。这种程度的折磨只是有点难忍,后面大概会糟糕得多。他还能听见周围的响动,同伴们正在用自己的方式对抗着那些来自灵界的、看不见的入侵者。有几次精灵能感觉到恶魔气息袭来,近在咫尺,不过他抗拒了退避躲闪的战斗本能,将防御全部交给身边的骑士。

幻觉并不稳定,显然他的攻击还没引起太大的警觉。精灵回忆着当初部落祭司教给自己的使用方法,闭上眼睛,将意识集中在武器上,很快他就察觉到了四周的境况。

有无数细碎的白色光点在飞舞着,是那些想要回归灵界的小飞虫,它们彷徨地绕着某个中心旋转,似乎一旦越过某条线,就会被看不见的力量拉回来。精灵将自己的意识又深入了一些,想要探知那个中心的位置,感受到的是一股可怕的邪恶气息,令他胸口的天使之印也开始发出寒意。

这似乎比他上次应对的、拉妮亚的情况要严重得多。这个魔法阵不但年代更新,而且力量也更为强大。精灵将意识拉了回来,调整了一下呼吸,然后又一次激活了手中的短刀——结界不过是死物而已,它唯一能做到的反击就是激起它控制的生物的防御本能,只要他能集中精神维持对“上弦月”的控制力,几分钟之后这把武器就会破坏掉所有的魔法封印。

当然,这不会是短暂而愉快的几分钟。精灵感觉到脚下的地面开始抖动,然后无数尖刺穿透靴子扎进脚背,接下来是手臂,带着血腥味的利齿切入动脉,他甚至能感觉到血液涌出来的热意,一切都在逼迫他放开武器后退。

这些提示可真让人怀念,我都快忘记过去的自己受过多少伤了。精灵在心里对自己苦笑着,忍住了狼人锐爪穿胸而过带来的剧痛,感觉呼吸也开始困难了。

他已经破坏掉了外周的四个点,但还没结束。之前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削弱结界核心的力量,而破坏核心才是最关键也最艰难的一步。

那里生长着一棵参天的古树。精灵迟疑了一下,看向奈尔。自然之子停顿了几秒,面无表情地抬起手来。那株树原本碧绿的叶子开始迅速地枯萎发黄,直到连枝干也开始萎缩,最后在空气中化成了灰烬,只留下一个树根所在的巨大凹坑。

奈尔摇晃了一下,当他重新站直时,脸色异样地苍白。

要自然之子杀死一棵古树,等于让他亲手斩掉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不仅仅是力量会被削弱,还会造成巨大的痛苦。

精灵握紧了武器,慢慢地向最后的目标走去。衣服似乎已经被冷汗浸透了,在现在的温度下感觉有点冰凉。但这样很好,低温有助于保持头脑冷静。他必须做好准备去迎接最后一个幻觉。

——他甚至能猜到那是什么。

当然了。在那场对狼人的战争中,精灵被当成了凯旋的勇士,他的一切辩解都导向了对他谦虚的赞美。只有他自己清楚这不是事实。达米安·凯南,那个永远在他噩梦中出现的人类青年,才是真正的英雄。

于是又一次,温热的血液喷溅出来,他看着自己的手被染成红色。武器感应到了他内心的动摇,上面的力量开始消退。精灵颤抖着闭上眼睛,强迫自己集中精神。

不要动、不能动。这一切只是幻觉而已。他不断地对自己说着,以至于当脚下的土壤开始剧烈震动时,并没有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他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托起,然后狠狠地甩向一边。

“你做了什么?!”

精灵听见奈尔愤怒的声音,但身在空中既无法行动,也无法开口辩解,只能看着自然之子又一次抬起手来。尖锐的藤条忽然出现在周围,避无可避,眼看就要将他贯穿。然后只一瞬间,视线被一个身影挡住了,他仅仅是重重地跌落在地上,预想中的痛苦并没有袭来。

“你冷静点!”在他身前,骑士正对着奈尔大声吼道,“叶子没有反应!我们没想害你!”

他将那些藤条斩断了一部分,剩下的则干脆地用自己的身体去挡住了。没有完全被盔甲覆盖的手肘被刺中,血液迅速地渗了出来。

听见他的喊话,奈尔愣了一下,停止了攻击。

“那里有东西!但我们看不见它!”骑士继续大声喊着,“尤米!艾芙妮!保护身边的人!这不是什么小型恶魔!”

他话音刚落,即使没有魔法能力的精灵也看到了异象。用言辞很难形容,凹坑上方的空气变得“不一样”了,仿佛光在其中被随机地折射了数次,呈现出古怪的颜色与扭曲感,又隐约倒映出些多看一眼都让人毛骨悚然的东西——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活物。

“一个稳定的‘门’,”自然之子喃喃说道,“这怎么可能?”

“别发呆,你不是神吗?!做点什么!”

“奈尔……咳……压制住那家伙……别让它出来……”精灵摇晃着试图站起来,“凯因……银月的第二形态……可以破坏入口……”

骑士点点头,双手握住长剑向前冲去。他可以感觉到攻击的风压,却无法看到对手。邪恶的魔法力量铺天盖地般地袭来,靠感应也已经分辨不清具体位置。他只能执着地向着唯一能看见的目标艰难地前进。即使开启了魔法护盾,身上还是在几秒内就多了很多新的伤口,但他一步也没有退。

看见他的行动奈尔也反应过来了,几道藤曼迅速地在骑士面前形成了一张保护网,跟随着他前进。那道网的再生速度很快,但也在不断地被那股无形的力量削掉,像是在和空气搏斗一样。

周围的同伴也聚拢过来,用魔法和弩箭硬生生地帮助他开出了一条路。骑士知道时间并不多,深吸一口气,长剑身上的铭文开始发出耀眼的光芒。

蓝白色的光犹如火焰一般沿着铭文“燃烧”,直到整个剑身都被包裹起来,“银月”在渐渐黑暗的林间熠熠生辉。但与此同时,骑士也感受到了自身的魔力和生命力正在以一个缓慢但稳定的速度流失。

他听说过魔法武器的“第二形态”对于持有者造成的负担有多大,但是真到了亲身体会的时候,仍然暗暗感到心惊。银月已经是经过多次调整改良的武器了,那么“晨星”呢?

他收敛了这一瞬间的分神,将剑高举过头顶,用尽全身力气对着那团奇怪的空气劈了下来。剑刃所到之处并没有空挥的感觉,但也犹如切入流水中一样无处着力。

“趁现在!”盖亚之子喊道,藤蔓在此时形成了一个环形,好像束缚住了什么东西,“从侧面!”

骑士向旁边滑了一步,感觉到尖锐的风声正好贴着脸擦过。他转到环形的另一面,用剑贴着藤蔓指示的位置又一次狠狠斩下。

那团奇异的空气爆裂开来,带着腥臭味道的气浪将他推向一边,骑士举起盾架住,保持着警觉。当灰尘散去时,他有些惊讶地看到了地上掉落的巨大残肢,紫色的血管攀附着暗红色的肌肉,仍在抽搐着喷涌出血液来。之后那东西在空气中迅速地开始分解,直到完全消失。

“才过来一只手臂吗,”小海妖发出“恶”的一声,“那这家伙全身得有多大啊。”

周围彻底安静下来了。盖亚之子轻轻呼出一口气,看向挣扎着站起来的精灵。

精灵点了点头,再次走向未被完全破坏的魔法封印,将短刀刺了进去。当他把武器拔出来的时候,一丝白光仿佛穿过了缝隙一样向上照射过来。光线笔直地朝上升去,接着四散开,变成无数晶莹剔透的光点,飞舞着,犹如焰火般短暂地闪现之后归于无形,梦幻一样的景象却残留在了观者的视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