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精灵回过头去。身后的境况和他们掉进洞穴之前完全一样,两名圣殿骑士在两侧,中间是一脸迷茫抱着个包裹的朱利安,和不知道在啃着什么的谢利。说话的正是那两名圣殿骑士中的一名,这会儿掀开了头盔,一脸不满地看着自己的前同僚。她比另外一名圣殿骑士还要高大一些,不露脸或是出声的话,完全看不出是女性。

骑士猛然涨红了脸。

“抱歉,我……没发现周围有人。”

这是实情,刚刚他开口说话时,这四个大活人显然还不在这里,不知道奈尔是如何把他们凭空变出来的。而且,除了他们四个之外,谢利背后还杵着一个巨大的口袋,足足有他半个人那么高。

“我掉到了不存在的洞里,”没等他们说话,朱利安惊疑不定地开口了,“遇上一个精灵——不,应该是树灵?他先让我放心,他绝对不会伤害我,然后拿出一个盒子,说是一个矮人朋友送他的,很客气地问我能不能修好——我看了看——那是个转动就能发出声音的装置,做得很精致,只是里面的机簧断了——我照着样子做了一个补上,很简单的——然后他——他就问我有什么愿望,我说没有什么特别的——他问那我喜欢龙吗——我说那当然——他就——他就给了我这个——说、说锻铁炉的温度一个月就能孵出来,会把第一眼看到的人当作父母,要我好好对它?!”

他的手放在包裹的开口上,却一副不敢打开的样子,把求助的目光投向周围的人,但很显然谁也没有打算伸手接的意思。

“留着吧。在你决定当‘父母’之前,有的是时间慢慢考虑。”精灵笑了笑。

“就是,给你的你就留下嘛。”谢利拍了拍手,“我也差不多,不过没让我修什么东西,就是问了几个问题。”

“什么问题?”对于话题的转移,骑士大大松了口气。

“我周围的人都是谁,值不值得信任什么的。”大概是第一次成为信用担保人而不是被担保的那个,谢利看起来有点得意,“我当然说了,大家都是好人。”

“我懂了。”骑士摇摇头,“然后他问你喜欢什么,你说吃的。”

“哇,凯因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机灵懂事了?”

“……你自己看。”

骑士指了指他身后的口袋,小海妖这才回过头去。袋子的口半敞开着,可以瞥见里面满得快要溢出来的各种浆果和坚果,一阵风吹过,一股浓郁的果香味就飘散开来,在这缺乏新鲜蔬果的冬日,别提有多诱人了。

“小意思,”谢利大概只吃惊了半秒钟,立刻又变得气定神闲起来,“我肯定吃不完那么多,带回去分给大家吧。”

“我……也差不多。”那个一直没说话的男性圣殿骑士挠了挠头,“被问为什么想到要成为光明神的骑士,我说我的家乡没有牧师,每年要祈求个好收成,都要走几十里地到最近的城镇去。自己当牧师我又没有那个口才。但如果成为圣殿骑士建立一些功绩的话,主教应该会愿意听我的请求,往那边派人吧。然后,那位看起来很厉害的先生就笑了,说我的愿望一定会实现的。艾……艾芙妮你呢?”

“为了自己和妹妹不用嫁给父亲指定的男人。”女子冷淡地回答道,“我拿到鸢尾花徽章,名义上的爵位就比他高了,他再也无权干涉我的一切。”

“当然,这件事大概神也帮不上忙,”她忽然笑了一下,“所以我们还是不要浪费时间,继续前进吧?”

因为这段插曲,气氛变得有些微妙起来。骑士没了来时的好心情,一路沉默着,直到和艾芙妮拉开了一段距离,才长长地叹了口气。

“‘神也帮不上忙’,”他摇了摇头,“多少恶棍打着神的旗号牟取利益、铲除异己,真正的弱者却得不到帮助,反而成了棋子。”

精灵知道他多半是想起了阿诺德侯爵小姐,两个“宗教气氛浓厚”的家族之间利益交换的牺牲品。她亲手结束自己短暂一生的时候,一定已经对神明彻底绝望了吧。和她比起来,还在努力争取自己人生控制权的艾芙妮,已经是无比幸运的了。

“说到底,虔信的前提是要能好好活下去,却没有谁能保证这点。我在孤儿院的时候认识很多修女,那些女人几乎都不是自愿成为神职者的。有些是需要养家糊口的穷人、有些被丈夫虐待不得不出走、还有些是失去了一切的灾民,如果不加入教会的话,根本没有容身之处。光明神的名义能给她们的,只是这样一点点少得可怜的庇护而已。”

他一口气说了很长的一段话,然后像是醒悟过来似地苦笑了一下,“……我是不是牢骚太多了?”

“而且还很大不敬。”身后的女声说道,“顺带一提我也不是什么弱者,但能想到这些,代表你是个好人,谢谢。”

骑士瞠目结舌地看着艾芙妮从旁边悠然超了过去,走到了队伍的最前头。

“觉不觉得她和罗文娜有点像?”过了好一会,确认对方肯定听不到之后,骑士吐了吐舌头,小声说道,“就是,刚认识的时候……”

“比起那时候已经好多了,”精灵被他的表情逗得笑了起来,“罗文娜可是花了好久才认同你——这真的有点奇怪,我以为你该更受女性欢迎的。”

“不不,现在这样就很好,我不想更受欢迎了。”骑士慌忙地摇着手。

“因为格瑞塔吗?”精灵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啊?”骑士愣了一下,显然对这个名字毫无印象,“噢,你说乔希小姐,那个宝石研究学者?——因为她什么?”

“没什么,”明白自己的失言,精灵赶紧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开起了玩笑,“只是第一次看你主动去找女孩子聊天,有点惊讶——长大了呢,我们家凯因小子。”

骑士盯了他一会,然后哈哈哈地笑了起来。

“不不,不是聊天,是有问题想问她,专业上的。不过……”他眯起眼睛,“我长不长大不提,开始惦记周围人的感情生活是变老的表现啊,我们家艾伦大爷。”

“嗯哼。”精灵装模作样地咳嗽了一声,心里半是尴尬,半是释然,“……我们到了,就在前面。”

其实并不需要他提醒,几人脚前的荆棘和藤蔓又一次自动往两边让开,露出前面被遮蔽的小路来,那条路一直通往一处山坳,里面有几株参天大树矗立着,但因为地势下陷的缘故,从远处根本看不出来。

“这里是魔法力量最强的地方,如果你的假设是对的,你说的东西应该就在这一带了。”

奈尔就站在几步之遥的地方,但他的身形呈现一种影影绰绰的姿态。当他开口说话时,其他人也没有反应。精灵猜测这是只有自己能看见和听见的虚影,于是他只是安静地点了点头。

“你有什么办法把它找出来吗?”盖亚之子的声音很平静,但精灵知道这是一个考验。

“假如猜测没有错,这里会有无法抹除的痕迹。”他回答道,“野兽会留下脚印,鸟类会留下羽毛,而蛾类当然会留下鳞粉。当然,和它们本身一样,是肉眼无法看见的东西。”

他向朱利安说了几句,后者点点头,将纸和笔以及测量尺一并掏了出来,几分钟以后就完成了带有网格和树木标记的的环境示意图,然后复制成了四份。自然神在他工作期间饶有兴味地看着,然后露出了有些怀念的微笑。

“那么接下来呢?”

“谢利,请根据朱利安的示意图把这些格子‘实际地’标记出来。艾芙妮和尤米,还有凯因。”精灵喊了三名圣殿骑士的名字,“拜托你们探查魔力波动的情况。以五英尺为单位,在感应到残留魔法生物气息的格子上打圈。如果是特别强烈的地方,请用红笔。”

小海妖点点头,脱掉鞋子三下五除二就爬上了周围的一颗树,他在树上启用了幻术,树海渐渐变了个模样,无数道半透明的白色光墙拔地而起。在方圆百多米的范围内施展,即使是最简单的视觉幻术也非常消耗魔力,但现在的谢利已经能够独当一面地完成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太阳渐渐西斜,终于三张标记图都被送了回来,叠在一起对着光之后,看到的人都不禁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重叠的蓝色标记构成了一个巨大的规则形状,在其周围及中心一共有五个明确的红点。

“负责警戒的各位请尽可能分散开,在蓝色区域里出现的所有小型恶魔都必须被及时消灭。红色的位置就是要破坏掉的地方。”精灵点点头,“还有什么问题吗?”

“这不可能。”奈尔皱起眉来,终于忍不住在众人面前现了身,“就算我可能忽略那些小家伙,但在森林里布下这样的东西,只可能是高等智慧生物。他们在有所动作时,我绝不会毫无察觉。”

“这也是我不明白的地方。”精灵回答道,“但先排除这个因素,也许能更接近真相。”

盖亚之子看着他,又看了看周围的人,犹豫着点了点头。

“我会暂时把这里的保护结界全部撤掉。”他说道,“但如果你或你的同伴有任何可疑的举动,我也会毫不犹豫地发起攻击。”

他退到远处,将魔法阵空了出来。

“好凶。”谢利吐了吐舌头。

“刚认识你的时候,你炸毛得比他厉害多了。”骑士摊了摊手,“野生动物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