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他们落进的洞穴似乎并不陡峭,相反非常平缓,每当下落速度变得过快,脚下就会有一股轻柔的力量托上一把,但是如果想伸手去抓点什么来借力,手边的枝条却会异常灵巧地闪开。骑士展开了侦查魔法,立刻感觉到周围布满了魔法的痕迹。然而,并没有感觉到邪恶的气息,这让他稍微松了口气。如果这是某种魔法生物的陷阱,那么当他们落到底部的时候,最糟糕也不过就是像猪笼草里的虫子一样吧。

这个想法当然不让人愉快,骑士下意识地将怀中的身体抱得更紧了一些。精灵很安静地没有任何动作,但全身肌肉绷得紧紧的,显然早就做好了战斗准备。当他们滑到接近地面的时候,两人不约而同地跃起落地,武器都已经握在手中。

黑暗逐渐被微光打破,视线所及的是一处开阔的空间,周围被植物所覆盖,没有人工开凿的痕迹,却有种古朴肃穆的感觉。在这殿堂的正中间,一个声音传了出来。

“我简直不敢相信,莫非现在已经没有精灵学习自己先祖的语言了吗?”那是有点难懂的人类通用语,带着像是唱歌一样悦耳又古怪的音调。

说话者站了起来,那是一个乍看之下很像精灵族,却有着竖线型瞳孔的男子,细长的耳朵末端有细小的枝条伸出来,融入他的发间,再在头顶形成像是桂冠一样的东西。那似乎并不是装饰,而是男子自身的一部分。骑士注意到那些枝叶会随着他的动作和发言改变形状,而现在竖立摇摆着的造型显然不意味着“欢迎光临”。

精灵很明显是松了口气,收起了武器。

“很抱歉,“他说道,”但我们有必需穿过这片森林的理由,盖亚之子。”

“我叫奈尔。”男子不满地回答道,“如果你知道我是什么,也听懂了我的传讯,就更不应该靠近。——如果我没有手下留情,你和你的同伴根本不可能毫发无损地站在这里。现在,告诉我,你是在赌我大发善心吗?无视所有警告继续前进,寄希望于我会保护你的队伍吗?”

“我们需要的唯一保护,就是请你暂时解除这些阻止我们前进的魔法。”精灵平和地回答道,“请相信我,我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也许反过来,是我们可以帮助你。”

“——说看看?”自称奈尔的男人露出了稍微缓和的表情,但仍是戒备多过友善。

“你的森林正在经历折磨。是否每到入夜的时候,就会有异象发生?土地被污染、植物被踩踏、动物被杀死,但每当你决心调查,保持清醒的夜晚,一切就又寂静如常?”

奈尔皱起了眉,然后非常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盖亚之子可以长时间不需要睡眠,但这需要代价。”精灵继续说道,“你可能也发现了,春夏这些现象会缓解,秋冬则会加剧。因此你不得不常年累月地减少休息,并且在必须入睡的时候,让整个森林维持春夏时的温度。”

“你又是如何知道这一切的?”

“……因为我的森林也经历过这些,”精灵沉默了片刻,回答道,“我的保护者、我的友人为此经受的痛苦,我不希望在她的同族身上再经历一次。”

“又或者你是这件事的罪魁祸首,否则为什么会这么清楚?”奈尔的声音变低了,带有威胁的意味,“即使你是精灵,我也不能相信你。你身上确实有另一名盖亚之子的祝福,但已经非常淡薄了,更多的是一种危险的味道——来自敌人的味道。”

“你说的味道来自于我被黑暗神诅咒过。”精灵苦笑了一下,将手交给奈尔,“真没想到有一天这还能当作证明。”

盖亚之子犹豫着,碰了一下他的指尖,然后好像被烫了一样地缩回手去。

“好吧,既然我们有共同的敌人。”他沉默了好一阵,才勉强点了点头,“你和你的同伴可以自由前进了。”

“我更希望在离开之前,能帮助你解决这件事。”精灵没有动,“这不用耗费很长时间,但需要你的全部信任。”

“……信任?”

“每个夜晚在这个森林里发生的现象被称为‘灵界重叠’,”精灵慢慢地解释道,“有一小块空间在同一时刻既属于灵界,也属于我们的世界。”

“重叠是不稳定的,只能供中小型生物在里面行动,因此消耗的能量也没有打开一个出入口那么大,并不需要龙或者龙晶。尽管如此,也只有少量生物具备这样的能力。能够几乎无限期地引发这种现象的,更是只有一种。”

“它……或者说它们,是一种群居的蛾类,名为‘归乡者’。成虫生活在灵界,只在交配期到现界来产卵,当它们的幼虫羽化的时候,就会再次飞回到灵界去。一般来说这并不会影响到其他生物,但一旦它们的群体过度扩张,就像现在这样,情况就会失去控制。”

“你是说……虫害?”奈尔不能相信地摇了摇头。

“人为的虫害。”精灵强调道,“魔法印记被放到了森林中,这些印记会让蛾类无法离开,只能不断繁衍,形成大型的巢穴,直到整个森林都被灵界的入侵毁掉。”

“如果有这样的虫巢在我的森林里,我早就应该发现了。”

“它隐藏得很好——如果寄生虫能被宿主轻易发现,又怎么能够寄生下去?”

“而你认为,我就是那个宿主?”

精灵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奈尔露出了讽刺的笑容,“你希望我允许你拿着武器切开我的身体,找到虫巢和印记,并且在这个过程中我不能做任何防御?”

“听起来很过分,但确实只有这个方法。”

“这位自告奋勇要求医治我的医生,你上一位病患的情况如何了呢?你说她不但是你的保护者,还是你的友人?”

“……我们找到了那些印记并破坏掉了,但是她在之前已经消耗了太多力量,因此陷入了深眠。”

“很显然,我也不能唤醒她来求证这一切了?”

“是这样,”精灵回答道。“因此我只能请求你无条件的信任。”

盖亚之子合拢双手,沉默了几秒钟,再次摊开手掌的时候,掌心上多了一张卷曲起来的叶片。

“我允许你来完成这件事,”他对精灵说道,“把它吃下去——如果你有一丝一毫伤害我的想法,这片叶子会立刻变成利刃。”

精灵没有犹豫地服从了。

“那么第二件事,”奈尔挥了一下手,“留下你的人类同伴为质,确认一切平安之后我会送他回去。”

“呃,好——”忽然被点名的骑士有点摸不着头脑地回答道。

“——不行。”精灵语气坚决地打断了他的同意。

“就算确认了你不会伤害我,”奈尔有点好奇地看着他,“如何保证其他人类没有恶意?我以为留下他并没有什么不妥。”

“他很重要。”

“在这件事中的角色重要,还是对你而言重要?”

“两者都是。”精灵迟疑了一下,回答道。

他听见骑士吸气的声音,不过没好意思转过头去看他。

盖亚之子拥有比常人敏锐得多的感官,试图在他们面前说谎或是有所保留,都很容易失去对方的信任。但换做平时,让精灵如此直接表达自己对他人的感觉——无论是好是坏,都是件非常艰难的事。这种不习惯让他更加局促起来:如果奈尔问出“为什么要紧张”之类的问题,他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幸而对方只是点了点头。

“我姑且相信你吧。”从他伸臂指着的方向,一缕辉光忽然倾泻而下,映照着不知何时出现的小道,“顺着那个方向,就能找到你的同伴。之后植物会为你带路的。”

他们顺着螺旋的小道慢慢向上走去,中途精灵察觉到骑士将头盔的面罩开了又关,似乎是几度欲言又止。

“怎么了,凯因?”

“没什么。”骑士看起来既开心又不安,“……所以,不会是因为你想做什么危险的事,一定要我在旁边看着,又担心我不同意,所以先夸上两句,好让我拉不下脸阻止你吧?”

“不,没有。”精灵看着他愣了好久,“并不危险,否则我也不会让罗文娜和雷欧留在营地了。”

比起他们以往的经历来说,的确不算什么,最多只是对他个人来说有些难熬而已。当然,这点他也并不打算对骑士如实告知。

“归乡者最擅长的是靠释放幻觉来阻止他人破坏母巢。除此之外,魔法印记增强了它们的能力,令它们能在危险时打开更多开口,因此多少会引来一些小型的外围灵界生物。”为了让他放心,精灵继续补充道,“对有过灵界核心一日游经历的人,或者对圣殿骑士来说,坚持十分钟左右,应该没有问题。”

“所以计划是让我们在这段时间里排除干扰,你负责找到虫巢并破坏它?”骑士慢慢地回答道,似乎还是有所顾虑,“但如果要对抗幻觉,也是圣殿骑士比较擅长吧?”

“就算我想换人来动这个手术,奈尔也不会愿意啊。”精灵笑了笑,解释道,“毕竟精灵是由自然神盖亚创造的种族,就像血缘后代一样——他总会信任我多一些。”

“好吧,”骑士点了点头,“那么,这位主刀医师阁下打算用什么来破坏巢穴?可别告诉我要再解放一次晨星啊。”

他用着开玩笑的语气说道,却没藏住表情上的担心,精灵看得心中一暖。

“不会的,连弓也用不到。”他将出发前向罗文娜借回的短刀展示给骑士,“你也见过它好几次了,好像还没正式介绍过。这是改良过的小型魔法武器‘上弦月’,甚至能直接用来杀伤灵界生物,但不会给使用者造成负担。”

“听起来挺适合还不能使用魔法的新手。所以才毫不犹豫地给了朱利安吗?”骑士笑了笑。

“是啊,虽然他最后拒收了。”想起那时候的混乱,精灵也是怀念地一笑。“但交给罗文娜也挺合适的。那上面有精灵魔法的加护,但年代太久已经消散了。说不定有一天,她能让这把刀恢复全盛期的样子。”

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地面,他们刚一离开坡道,路就消失了,只留下平坦的绿荫。

“最后一个问题——当然没有希望被留下当人质的意思,”骑士忽然凑了过来,“但如果不是借口:我对你来说很重要,真的?”

“你重要不重要我不知道,但比起诉衷情来说还是任务比较重要,对吧团长大人?”精灵还没来得及回答,背后忽然传来悠悠的一句话。